白酒,散酒,酱香酒
纯粮散白酒,茅台镇散酒

“茅台镇酱酒”和“郎酒”,到底谁才是“正宗酱香白酒”?

飞天茅台酒
最近正宗酱香白酒之争闹得沸沸扬扬,是谁也说服不了谁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。这个争论得从一篇名为《仁怀酱香同仁致郎酒信:中国只有一个正宗酱香,不存在两大酱香》的文章说起,在国庆期间,今日头条上一篇名为《回“仁怀酱香同仁”的公开信,中国没有你们这样的酱香正宗!》的文章给予了回应,于是争论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

《仁怀酱香同仁致郎酒信:中国只有一个正宗酱香,不存在两大酱香》原文

尊敬的汪总:

您是白酒首富,新经济白酒的王者,更是前辈。您本人一直是我们的偶像和榜样,尤其是您在定位战上的纵横捭阖、有胆有识、几千万邀请定位外脑、百亿广告计划……都让我们这些中国酱香酒的粉丝和业者很震撼。

但,对于 2017 年特劳特设计的郎酒酱香新定位语“青花郎,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,我们觉得违背“产业伦、酱香产业文化和历史真相”,会误导市场、误导轻人、误导传统酱酒文化的传承。市场上,浮躁的策划、营销现象很常见,严谨的广告词和定位语,也很常见。但,郎酒一样,您是白酒首富、产业前辈和老师,又斥资百亿投广告、公关、软文……所以,您和郎酒的决策,是可以影响到公众认知、产业传统认知、历史文化真相的。所以,恳请您三思,修改这个广告词、公关导向、软文导向……以及定位背后的“战略配称”。

“天下酱香出贵州”这是众所周知的真相。栗战书同志在贵州工作时,也对贵州酱酒产业的正宗本源、根脉谱系有深刻的研究,提出“中国白酒看贵州”的“一看三打造”的产业定位。栗战书同志这个战定位的核心要义,就是“天下酱香出贵州”,贵州要依靠酱香品类优势和传统,做大做强贵州传统优势产业:酱香型白酒。茅台的历史、股价、市场态势,也证明了“天下酱香出贵州”。
而且,贵州两千多家酱香酒企业,15.3 平方公独特的地、水土、气候、微生物环境,也让贵州酱香酒在风格、内涵、品质上成为市场和公众普遍认可的“正宗酱香”。众所周知,在十年前,郎酒推出红花郎大单品的时候,也曾在仁怀地区大收购基酒。所以,怎么会有“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”呢?

我们仔细读过您和郎酒公关、软文写手近些年的文章:除了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的论述,还有类似于“生在赤水河、长在天宝峰、养在陶坛库、藏在天宝洞”的论述……这些在专业战定位指导下的“配称”策,都在把公众的认知引向“中国酱香,郎酒也是正宗”的误导。因为,青花郎的广告词和定位语,冠上了“中国”两个字。
企业做广告无可厚非,邀请国际级专家策划“新定位、定位调整”也无可厚非,但,一旦冠以“中国”字头,再以巨额广告费铺天盖地上广告、发软文……就会对传统文化的国民认知,产业历史真相产生实际的影响。这已经超越了企业广告为的商业本质,会改变一个国家的传统产业文化的真相和认知。

一个国家的成语、歇后语、民间俗语、口头禅……都是传统文化的具体体现。但,当前社会,互联网带来的信息的碎片化、嘻哈化正在侵蚀中华传统文化的正宗、严肃、真相,比如说:如果,很多孩子们——
看了摩托车广告,记住“乐在‘骑’中”……
看了洗衣机广告,记住“随心所‘浴’”……
看了卖锁的广告,又记住“随心‘锁欲’”……
看了卖 CPU 的广告,又记住“随‘芯’所欲”……
看了饮料广告,记住“有口皆‘杯’”……
看了洗衣机广告,记住“‘闲’妻良母”……
看了止咳药广告,记住“‘咳’不容缓”……
看了涂料广告,记住“好色之‘涂’”……
看了男性保健内裤广告,记住“男儿‘裆’自强”……这样的广告,还能说它只是广告吗?它已经在下一代当中,彻底扭曲、颠覆了汉语言文字的严谨、规范、博大、崇高。但这还只是“文字”的污染,还没有上升到“传统文化认知,产业文化真相”被扭曲的程度。后者更可怕,因为,白酒、酱酒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论怎么做生意,都应该在产业伦、传统文化上做扭曲、颠覆、主动制造混淆、创造错误认知。

比如说:为了营销,我们能说——
“中国两大兰州拉面,其中一个来自苏州”吗?
“全球两大全聚德烤鸭,其中一个来自北海道”吗?
“中国两大狗不包子,其中一个来自台湾”吗?
“世界两大意大披萨饼,其中一个来自伊拉克”吗?
“全球两大干邑,其中一个来自俄罗斯”吗?

同理: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,其中一个是青花郎”……同样会引发社会性的认知偏离、公众误导的。众所周知:红花郎、青花郎,都是您收购郎酒之后创立的新品牌,郎酒之前的主要酱香产品是老郎酒。在制曲、工艺、格、酿造、发酵、勾调的方式上,老郎酒都跟正宗贵州酱香有本质的区别,在专业的“曲、粮、酿、窖、勾、总酸、总酯”问题上,我们就不在这深挖了,但,老郎酒历史上的定价、定位,郎酒同仁和贵州同行都很清楚。青花郎是新策划推出的品牌,所以,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,其中个是青花郎”是不成立的。

我们都是贵州仁怀地区酱香白酒的经营者。企业为了商战,进的营销策划、战设计、定位创新,无可厚非。您和郎酒的快速崛起、战设计,也一直是我们贵州酱香同行学习的榜样。但,如果用巨额广告,颠覆正确的传统文化真相,那就是“不正当竞争”,这等于是从祖宗根脉、传统文化传承上把我们贵州酱香都“打入了另册”,让除了茅台之外的“贵州酱香企业”都变成了正宗。而这,并不是真相!
而且,青花郎新定位语,也不是来自传统、历史、继承。而是您重聘请的特劳特团队策划、设计出来的。正宗,就意味着只有一个,真正的正宗酱香,就是贵州酱香,天下没有第二个正宗酱香……对此,您清楚、邓老师清楚、郎酒同仁、贵州同仁都清楚。贵州酱香同仁,看着铺天盖地的“青花郎广告词”的蓝色海洋,我们的确感觉到“祖宗被打了脸,生意被砸了祠堂,买卖被抢走了”。因为这个广告定位语,不是事实,但却因广告而正在被不解真相的公众、下一代年轻人“误以为是事实”。

在茅台的巨大成功背景下,暗示自己是“酱香第二”的企业很多,但只要不涉及酱香产业文化真相、传统认知,也无可厚非。但,郎酒直接定位“中国两大之一”,这真的断了所有贵州民营酱香企业的文化根脉,某种意义上说:也是“断了”,最起码是“挤窄了”贵州酱香的财路。

郎牌特曲的广告定位语是“来自四川,浓香正宗”,从定位学出发,这是聪明的,与真相也没有太大偏差。或许,“郎牌特曲:来自泸州,泸香正宗”可能更准确。但,“天下浓香出四川”是历史真相,青花郎怎么可能“来自四川,中国两大,酱香正宗”呢?这在伦理上说不过去。虽然天下人不懂,但,郎酒不能用“非真相”让贵州民营酱香同吃“集体的哑巴亏”。

另外,我们拜读的郎酒系列公关软文中,还有一些“误导性概念”,比如说《风口上的茅台与青花郎》一文中:“独蜀出枸酱,多持窃出市夜郎。”这个蜀就是四川,郎就是今天郎酒所在地二郎的郎,也是夜郎自大的郎……这段论述,不符合史实。历史上,蜀不仅指四川,而是泛指大西南的蜀国……夜郎的郎,也不是指二郎,而是古代的夜郎国,夜郎国是今天的贵州,不是二郎。

他甚至开玩笑说:“我一个四川人,怎么能算黔驴?”这段论述所引用的柳宗元的文章,也不严谨。典故《黔之驴》中,第一句话就是“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”,从哪载入的?柳宗元没说,但肯定是从河上用船载入的……所以,你不算,贵州酱香同仁肯定也不能算“黔驴”,我觉得您是大企业家,不应该这样暗讽我们。
……
林总总,不再赘述。

我们佩服您收购郎酒的雄才大略,战定位的高瞻远瞩,您是我们的定位老师和营销榜样。但,恳请您修改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这个刚策划出炉的定位语、广告词。误导公众认知、传统化、产业根脉、历史真相。
“中国酱香酒”是个整体。对酱香酒的情感,我们跟您一样。虽然没有在媒体上发声,但,贵州酱香酒同仁始终专注、勤奋、务实,在品质、酿造、发酵、蒸馏、窖藏、勾调……上,贵州酱香同仁比任何人都下功夫,因为,我们仁怀没有别的产业,仁怀的老祖宗给后人下的就是“酱香酒”这个历史和传统,我们仁怀有很多贵州酱香的工匠、企业家、奋斗者,他们虽然大多数都默默无闻,但对中国酱香和老祖宗留下的香火,他们都充满诚意、值得尊敬。“让世界爱上中国酱香”,是您的梦想,也是贵州酱香同仁的。我们都是中国酱香的火种传播者。

中国酱香酒,是我们共同的未来。正确的、没有误会的全球认知、公众认知,是我们共同的财富。所以,再次恳请您修改“中国两大酱香”这个白酒产业传统的谬误,郎酒代表四川酱香、泸州酱香、古蔺酱香……在学术上、历史上都是对的。但,中国正宗酱香只有一个,没有两大,那就是:贵州酱香。这是历史,也是仁怀地区的山形、地势、地、地貌、气候、水土所决定的。
如果文字有冒犯,向您致歉。再次表达对您的敬意和尊重,在战、营销、资本运营、定位策划上,您都是我们贵州酱香同仁的老师。

商祺
贵州仁怀酱香酒同仁
2018 9月

《回“仁怀酱香同仁”的公开信,中国没有你们这样的酱香正宗!》原文

尊敬的“仁怀酱香同仁”你们好,看了贵为“中国酱香正宗”的你们写给郎酒汪董事长写的长信。汪董事长肯定没有闲工夫回你们信,我作为酱香白酒的消费者,爱好者来回你们这封信。今天我真的是因天下之失望,顺宇内之推心,爰举义旗,誓清妖孽!为郎酒代言,不加碘的。

你们的公开信写的很长,信中带着那种浓浓的酸臭味,如同我所喝过的大多数“仁怀酱香同仁”酿出的酒一样,酸得让人无法直视。信的一开头,就抛出一个观点“天下酱香出贵州”,这句话我作为贵州人没听说过。也不知是哪位师娘教的,我浅薄的历史知识告诉我,川黔自古一家亲,远在他乡的我,遇到四川人都要热情的叫一声老乡好。倒是整天高喊着弘扬中国酱香酒文化的贵群体,倒是连什么是文化都没弄清楚,遵义(播州)在清朝雍正帝才把它从四川划到贵州的。试问“酒有川黔,国有川黔吗”?川黔人民不允许你们这样把咱们割裂开!

信中格局之小,立意之低!真让我感觉你们不配酿酒!我所理解的酱香酒讲究的是兼容并蓄,五味均衡。郎酒广告稍微打的不如你们心意,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的嚷嚷。别的黑料不说,长毛酒、酒糟埋酒、各类山寨茅台哪种新姿势不是出自仁怀?还要讲黑料,那酒精窜蒸,八次酒哪样不是师出仁怀。你们说仁怀是酱酒正宗,何为正宗?

踏踏实实酿酒所谓正,一脉传承谓之宗。

一屋不扫,现在却想来扫天下!成天老子天下第一,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。跳梁小丑,草之荧光。逞口舌之快,伪临茅台,谈何正宗?

还好意思感受到“祖宗被打了脸,生意被砸了祠堂,买卖被抢走了”不思进取,不求上进。自己不努力还不让别人跑前面吗?觉得人家广告涉及虚假宣传的,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,娘娘腔一样的抱怨算个什么呢?

信中还说出了茅台镇酿不出好的酱香酒?那试问现在引领酱香酒风潮的,除了飞天茅台,其他的青花郎、窖藏1988哪个出自茅台镇?第二梯队的珍酒、金沙哪个出自茅台镇?说郎酒浮躁,我看是茅台镇过于浮躁吧。酿酒最核心的不是你们嘴中说的所谓的红梁土壤、不是所谓的气候环境。

莫非酱香酒是你们仁怀的泉眼里冒出来的?还是从仁怀特殊的土壤里长出来的?

当你们发现抓一把本地小红梁撒在地上,通过得天独厚的微生物喝气候发酵,也产不出酒的时候,你们会发现酿酒最核心的机密是那群“工匠”。没有这一代代的工匠,不依靠他们留下的经验,谁能酿一杯酒出来看看呢?正因为不理解这个道理,对工匠们的冷漠,所以仁怀出不了习酒,出不了董酒,出不了珍酒。

与其抱怨人家广告打的有点过头,不如沉下心来想想怎么改进工艺,好好酿好酒。廉颇老矣!茅台镇三个字,早已不是曾经的那副金字招牌了。正如某友人所说,茅台镇乃至仁怀,自古以来得天独厚的酿酒文化和自然滑稽,数千家酒厂,却就出来一个“茅台酒”。“茅台镇”三个字成了懂酒人避之不及的东西,坊主们应当好好反思,而不是出来怼人。

尤其在互联网时代,欺骗的手段用不了了,消费者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。酒友们封的“镇酒”、“神酒”以为是对你们的褒奖?胆子大的斗胆上白酒论坛推销一次呢?看看是唾沫多还是订单多?

正所谓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。现在仁怀市的格局确实“一窝老鼠屎”,攘外必先安内,先把内部问题解决了,再来指责人家过度营销我认为更和时宜。

不信就试看今日之域中,到底谁家之天下吧。

争论不休啊……

上面两文引起的争论可是不小啊,其中微信公众号“酒业通讯社”的“山荣说酒”发布了一篇《我开始有点讨厌郎酒了!》的文章说得倒是挺有意思,比较赞同文中观点,一并分享如下:

我开始有点讨厌郎酒了!

说实话,我曾经很喜欢郎酒,尤其钦佩老汪的。但是,最近的一些事情,让我开始有点讨厌郎酒了!

国庆佳节,吃肥肉,喝酱酒,不亦乐乎!茅台镇有酒老板来电,说四川酱酒及郎酒发文回应“酱香正宗”了(见今日头条《回“仁怀酱香同仁”的公开信,中国没有你们这样的酱香正宗!》)。我看了全文,旅途中匆匆写了几句话,与中国酒业特别是川黔酒业同仁探讨。

文中有些观点,可能会令某些读者不适,如果这样的话,就不要阅读了。

01 此次论争,虽各为其业,但真理不辩不明。让人说话,天又不会塌下来!茅台镇和贵州酱酒,大可不必“老子天下第一”。对郎酒为代表的四川酱酒,大可不必视若仇敌。

02 彼此冷静理智一些,在论争的过程中,做到心平气和,为我所用,双方或许都将各得其利。扣帽子,打捧子,与泼妇骂街无异,有损川黔产区形象、声望。这既非郎酒所愿,也非茅台镇中小酒企所能。

03 我们必须承认,川黔两地同处西南,分别在浓香、酱香两个香型中独占鳌头,是香型标准的缔造者。

04 中国白酒产区标准严重缺失,但产业发展粗放,一线酒企多为国企,故利益纠葛甚多。波尔多产区可以分左岸、右岸,白酒产区为何不可分等级、分左右岸?

05 赤水河左岸为四川,右岸为贵州。仁怀酱酒同仁据此提出“天下酱香出贵州”,逻辑清晰,合乎情理(理由不再赘述),并无不妥。反之,四川酒企提出“天下浓香出四川”,也合乎事实。但是,郎酒要像帝亚吉欧那样,成为白酒跨香型的老大,浓香、酱香称孤道寡,行业尚无先例。

06 我们可喜地看到,除了茅台镇,赤水河酱香产区正在形成。郎酒向核心产区、一级产区靠拢,我们欢迎!正如广告所言,青花郎是赤水河酱香产区的产品。但是,它同时也刻意回避了其产自四川的地域属性。毕竟,四川酒企浓香才是正宗。一衣带水,我们认可青花郎同属赤水河酱香产区的说法。

07 茅台集团在茅台镇,茅台镇不只有茅台集团。对茅台镇的中小酒企来说,生存、发展才是硬道理!在产区分级问题上,态度比能力重要,立场比结果重要。茅台集团高喊竞争与合作,竞争是前提,合作看实力。茅台镇中小酒企,从市场端讲,没有资格谈竞合!

08 鸡鸣狗盗之徒,偷鸡摸狗之辈,任何产区、任何品类都有这样的害群之马,行业人人得而诛之。这些人,既不能代表茅台集团,也不能代表茅台镇中小酒企。比如那些打着茅台镇旗号,倒卖发霉老酒、洞藏老酒、原浆酒等劣质酒者。行业自律也好,政府监管也好,不在此次讨论之列。

09 对茅台镇中小酒企来说,内功要紧。否则,挤压式增长过程中,最先被胖子挤下板凳的瘦子,就是你。要有这样的危机感,要共同守护茅台镇的“球门”,更要有酱酒以茅台镇为正宗的自信和底气!

10 郎酒,事实上已经成为酱香品类市场规模第二的企业。可喜可贺!茅台镇中小酒企羡慕、嫉妒,但是不恨。茅台镇中小酒企,要争做“第二强”的企业。他横着走,我竖着走,大可不必会错了意。

11 茅台镇酱酒要向郎酒学习。学习他的营销,学习他的文化,但是,千万不要学习他的上恭下倨!不要学习郎酒所追求的“大”。郎酒浓、酱并举,必将顾此失彼。

12 对茅台集团而言,天下归之,行业拱手,稳坐酱香产区宝座,自然对产区分级等等无动于衷(茅台酒原产地虽已得到国家法律确认和保护,但下步去习水酿酱香,也是有一个问题?)。对郎酒、对茅台镇中小酒企而言,产区乃命脉。郎酒心甘情愿当茅台的小弟,舔着脸沾茅台的光,却把茅台镇中小酒企踩在脚下!如此岂非上恭下倨?

13 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的郎酒广告,就是这种上恭下倨心态的具体表现。问题在于,这对茅台集团是锦上添花,对小散乱的茅台镇中小酒企却是雪上加霜。而且,你讲文化,他说营销;你说标准,他讲历史……

14 敲黑板,划重点。酱酒产区应划分为以下5个等级:茅台酒原产地15.03平方公里,是经典产区;原茅台镇地域范围,是核心产区;仁怀适宜生产酱香酒的地区,都是一级产区;赤水河流域左岸、右岸,比如习酒镇、二郎镇属于二级产区;而其他生产酱香酒的地方,则是三级产区了。

15 产区标准,迫在眉睫。有人说,其他很多地方也酿造酱香酒。是的,正如其他地方也酿造红葡萄酒,但绝不是波尔多。茅台酒原产地不是经典产区,那么拉菲岂不要被挤出波尔多了?有人说这是在拿地域差异性说事。没有地域差异,那还搞个屁的产区啊!产区的划分,就是为了彰显地域差异。茅台镇酱香酒,就是比别的很多地方都要好!

综上所述,我颇不喜欢茅台镇,但是,我确实开始讨厌郎酒了!

以上,是我个人观点,没啥逻辑,也并不政治正确。不要试图在留言区跟我辩论,因为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。谢谢!

赞(2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散酒网 » “茅台镇酱酒”和“郎酒”,到底谁才是“正宗酱香白酒”?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